许执安柔小说全文-《重生后奶狗弟弟被我拐走了》免费在线阅读

时间:2022-09-26 11:46:55作者:虎爸来源:mp

小说简介:精品小说《重生后奶狗弟弟被我拐走了》是虎爸写的言情小说,这本小说的主角是许执安柔,书中主要讲述了:次,每一次我都视而不见,甚至还说了很多让他伤心的话。可即便这样,他还是在我遭遇火灾,渣男带着他的小情儿而逃之夭夭...

许执安柔小说全文-《重生后奶狗弟弟被我拐走了》免费在线阅读

闺蜜邀请我去她家做客,我找了个理由上楼故意在她那学霸弟弟面前换衣服。学霸弟弟怔在了我身后。

从面前的全身镜我能看到他清逸挺拔的身躯,以及泛红的耳尖。我慢条斯理地扣上最后一颗扣子,心里不禁得意轻笑。承认吧,你也为我着迷。

我看上闺蜜的弟弟许执了,准确来说应该是从前世就开始了。

没错,我重生了。

前世因为被渣男蒙蔽了双眼,我完全忽略了身边的爱意。

许执向我告白了七次,每一次我都视而不见,甚至还说了很多让他伤心的话。

可即便这样,他还是在我遭遇火灾,渣男带着他的小情儿而逃之夭夭的时候。

义无反顾地冲进来救我。

火势凶险,最终我们葬身火海,许执紧紧地抱住我说爱我,死在了第八次告白里。

重来一次,我要远离渣男,弥补和许执之间的遗憾。

所以在闺蜜许安安邀请我到她家过节的时候,我毫不犹豫就答应了。

并故意打翻水杯走错房间。

许执走进来的时候明显顿了一下,我装作毫不知情的样子,继续换衣服。

没想到许执突然来了这么一句,「姐姐,你膏药贴掉了。」

最近因为肩颈处疼痛,贴了张膏药在上面,忘了撕下来。

「……」

夭寿了,我的肩上应该有印子吧。

没事没事,小场面,我能行。

见许执要走,我赶紧叫住他,声音放柔,「许执,能麻烦你帮我贴一下吗,我不太方便。」

我从包里拿出一张新的,别问我怎么会随身携带,职场人自觉罢了。

「我……」许执有点犹豫。

「弟弟你再不过来,我真的要痛死了~」

我再添了一把火,果然见许执红着脸慢慢朝我走了过来,他撕开包装,纤长白皙的手指微微颤抖。

周围迅速漫开一股中药味,许执比我高一个头,从我这个角度能看到他俊逸的五官和纤长的睫毛。

以前怎么没发现这个小孩长得这么好看。

十秒不到,许执就退开了,他步伐凌乱地下楼,看起来十分慌乱。

我盯着他的背影勾了勾唇,不急,慢慢来。

2

吃过午饭的时候,许安安拉着我去附近的商场逛。

我假装不经意地问道:「不让你弟一起?」

「让他去干什么?俩女生他肯定不自在。」

我了然地点点头,随意说道:「也是,但说好啊,待会儿我可帮不了你拎那些东西。」

许安安是个购物狂,每回出去逛街,手上必然拎满了购物袋。

「那我让许执给我拎东西,不用白不用。但这小子多半不会答应,他更愿意在家里打游戏。」

许安安不疑有他,对正在楼上的许执喊道,没过多久许执就小跑着下来了。

「今天这么积极?」

许执飞快地瞥了我一眼,随后走到前面,转过脸颇为不自然,「你是我姐,帮你拿点东西怎么了。」

「……」

许安安很感动:「亲爱的弟弟,你长大了,终于知道替姐姐考虑了。」

「我早就长大了,都二十了。」

「不,十九岁半,通俗来说也才十九岁。」

「……闭嘴吧你。」

我笑了笑,看破不说破。

路上,许安安突然问我和邹远风的事情。

是的,邹远风就是我那挨千刀的渣男男朋友。

「他最近怎么没来找你,你跟他吵架了?」

「嗯,跟他分手了。」

虽然是单方面的,重生后我就向邹远风提出了分手。

他认为我在闹脾气,没有同意,只是让我冷静几天。

以前也不是没吵过,只是每次吵完之后无论什么原因,最先道歉的一定是我。

前一秒还在愤怒中,下一秒就灰溜溜地找他和好。

我离不开他,他笃定我这一点。

在朋友眼里我就是一恋爱脑,所以当我说出分手时许安安十分震惊。

「啊?你这次是认真的?」

「嗯,无比认真。」

说完这句话,我捕捉到了许执惊讶的视线以及微翘的嘴角。

「确定不再找他了?」

「放心吧。」

某人紧绷的身体瞬间放松下来,就连脚步都轻快许多。

连带逛商场的我心情也愉悦起来。

许安安情绪一如既往的高涨。

堪称逛街狂魔,楼上走了一圈,许执手上已经挂满了购物袋。

「许安安,够了吧,再买你就自己拿了啊。」

许执皱着眉很不满。

许安安逛起劲了,「你手上还有一些你安柔姐的东西,你让她自己拿呗。」

「你咋这样,她不是你朋友吗?」

许执更不满了,捂紧了怀里的购物袋。

我刚想伸出手,就被许执躲开了,支支吾吾地就是不给我。

不知道的还以为抱的是什么宝贝呢。

「谁说我要拿了,给你擦汗呀弟弟,低头。」

他额头上出了一层薄薄的汗,听到我的话很乖地低下了头。

因为凑得近,我甚至能感受到他的呼吸。

视线滑过他嘴唇,指尖有意无意地触碰到他的脸颊和耳尖。

他的脸越来越红,眼尾也是。

我瞬间抽离,不逗了,再逗就出事了。

正巧许安安叫我过去试衣服,许执很自然地接过我的奶茶。

试衣服的时候,我瞥见许执这小坏蛋躲在角落,小心翼翼地抿了下奶茶的吸管。

晚上回去的时候,许家强烈挽留我,但我没再厚着脸皮继续再待下去。

虽然我也挺舍不得许执这小坏蛋的。

哎,慢慢来吧。

本来我是想打车回去的,许执从车库开出辆车要送我回去。

「太黑了,女孩子一个人回家不安全,我和我姐一起送送你。」

他挠挠头,我看着他笑,道了声谢。

许安安坐在副驾驶一脸不可思议,「臭小子你可太不对劲了今天,简直一大暖男,谈女朋友了?」

「……我单身!你别乱说!」

「这么激动干什么?」

「就算谈了我也不会说什么啊,你这个年纪很正常,姐看好你。」

我抬头望后视镜,正巧看到许执慌乱的眼神。

慌什么?害怕我误会吗?

真可爱。

许执我是必须拿下的。

就是不知道许安安知道后会是什么反应。

嗯,希望还会像现在这样淡定。

3

车稳稳当当地停在我家楼下,我下车刚想道谢,就听见邹远风在背后喊我的名字。

许安安赶紧拍了拍我的手,大概意思是说不准吃回头草。

许执搭在方向盘的指节突然攥起,我让他们先回去。

他看了我一眼,眼神不甘地开车离开了。

我转身走过去,邹远风皱眉盯着我,「安柔,你知不知道我有多忙?」

意思就是,我这么忙你就不能学着自己哄自己,还要我来。

给你台阶就赶紧下了。

「哦,我也挺忙的。」

我避开他上楼,他怒不可遏地抓住我胳膊,「你到底在闹什么脾气?」

「我没闹,信息里该说的都说了,我要分手认真的。」

他盯了我半晌,语气温柔了一些,「别闹了亲爱的,我们好好的好不好?」

就在我准备再说些什么的时候,我听到了后面刹车的声音。

而后是许执冷冷的嗓音带着些烦躁。

「姐姐,你的项链掉我车上了。」

许安安不在车里,他是独自开回来的。

几乎是瞬间,邹远风就松开了我的手。

他好面子,无论何时何地都要将他这幅伪善的皮囊收拾妥帖。

「安柔,我再给你几天时间好好想想。」

「别到时候又死乞白赖地来求我,让我再给你一次机会。」

邹远风整了整西装,又恢复了人前的风度。

这句话犹如一根针突然扎进我的心里。

前世的我,确实如邹远风所说,会卑微地乞求跟他和好。

甚至有时候能卑微到连自尊都不要。

所以在邹远风眼里,我一直就是这么个没脸没皮的女人。

我气得浑身颤抖,不是气邹远风这句话,而是当初那个不自爱的自己。

我深吸口气,耳朵突然被一只温暖的大手捂住了。

「姐姐,人渣的话不要听。」

许执已经走了过来,他把我挡在身后。

浑厚低沉的嗓音响彻在这个凉风习习的夜晚。

「如果邹先生脑子还算清醒的话,就应该知道你们分手了。」

「现在死皮赖脸缠着别人的人好像是你吧。」

邹远风的脸瞬间黑如锅底,要不是还要维持着风度翩翩的人设,估计早就跳脚起来大骂了。

他脸色不虞地轰着油门走了。

身边传来源源不断的热气,我的心脏像是突然活了过来。

周围十分沉静,我甚至能听到两处彼此交叠,又重又快的心跳声。

许执突然弹开了搭在我身上的手,一下子反应过来。

完全没了刚才重拳出击的气势。

「抱歉,柔柔姐,我……就是不想让你听到那些话。」

「你很好很好,真的……」

我笑着揉了揉他柔软的头发,「谢谢你,许执。」

他的脸又以肉眼可见的速度红了。

心窝狠狠地抽了两下,我觉得……

我好像捡到了一个宝贝。

他有些宕机了,我歪了歪脑袋,不得不提醒他,「不是说捡到我的项链了?」

「啊,啊对……」他从口袋里摸出来递给我。

我摇了摇头,「弟弟可以帮姐姐戴上吗?姐姐的手好疼。」

他点了点头,很认真地俯身给我带上,当然忽略他手抖的话。

他很克制,即使两人已经这么近了,我们中间却依然隔了一段距离。

我坏心眼地朝他走了几步,几乎是被他以一个环抱的姿势。

许执的身体僵了僵,却没动。

「我好看吗?」

他连脖子根都红了,低低地「嗯」了声,「……好看。」

4

假期一过,我又连夜飞回上海做起了打工人。

而许执也很快回了他学校。

整整一周,许执这个小混蛋都没联系我。

和着那天晚上我暗示了那么多,是一点没开窍啊。

行吧,山不来就我,我就去就山咯。

许安安和我不在同一家公司,却也隔得不远。

晚上,我刚想给许安安打个电话,打算邀请她家周末来我家吃饭。

然后顺理成章地把许执也接过来。

没想到许安安倒是先给我打过来了。

「喂,柔柔,现在有空吗,帮我去机场接一下我弟呗。」

「许执来了?」

「对啊,他说这个周学校这边有竞赛,本来是过几天才来的,不知道抽什么风,今天就到了。」

她那边应该很忙,我听到陆陆续续有人说话的声音。

「我今晚有个大项目抽不开身,臭小子等挺久了,你能去接他一下吗?要是不方便……」

我赶紧截住话头,「我现在有空。」

许执的航班是晚上八点左右,我驱车到机场的时候,已经将近十一点了。

一眼就看到了乖乖坐在行李箱上的许执。

他长得好看,又年轻,浑身散发出只有少年人才有的朝气与青春。

是路人都忍不住多看几眼的类型。

他下巴撑在拉杆上,百无聊赖地翻看手机。

挺像一只等待主人领回家的小流浪狗。

他看到我了。

眼神亮了亮,随后拖着行李箱朝我跑过来。

「安柔姐,怎么是你来接我?」

「吃过饭了吗?」

「嗯。」

许执眼睛亮晶晶的,看起来很高兴。

「我不能来接你?」看来许安安还没来得及跟他讲。

「当然可以!我特别高兴,真的!」

我没逗他,反而板着张脸,「你姐没空,就让我来了。」

「其实你也可以给我打电话的,就不用在机场里等那么久了。」

我有些恨铁不成钢。

臭弟弟,你这样要什么时候才能追到我!

「我给你打过电话的。」他突然开口,两只狗狗眼委屈地盯着我。

「你给的电话一直打不通,我姐也没接,我本来想问问她……」

「……」

呃,我好像知道是怎么回事了。

排行榜